昨日下午,閻良鐵路醫院住院部內,打卡機在正常使用,有護士稱,指模事件發生後,醫護人員再沒人敢遲到早退 華商報記者孫昊 攝
  為了應對醫院內部指紋打卡簽道,同事間用指模幫忙打卡。近30人被閻良鐵路醫院發現後,13名臨時聘用護士被醫院解聘,其餘的有編製的醫生和護士將面臨1000元的罰款。
  >>員工自述
  看到有同事用指模打卡她十分“羡慕”
  王女士原是西安市閻良鐵路醫院住院部的一名護士,今年5月下旬,她收到醫院人事科口頭通知,稱她已被辭退。細問才知道,自己和同事用指模相互幫著打卡的事被醫院發現了。
  王女士說,自己所在的住院部,每名醫生和護士上下班都要用指紋打卡簽到。而在醫院內,用指模打卡已成了“公開的秘密”。
  “今年2月份,有同事給了我一個薄薄的塑料膜,說是可以幫她打卡簽到。”王女士說,按照同事的指點,她把這層薄膜蓋在了自己右手大拇指上,按在打卡機上,居然成功騙過打卡機。此後,她發現越來越多的同事都在用指模打卡簽道。“因為醫院病人不多,我們有時候在周末就相互幫著打卡簽到。”王女士說,“幫打卡並不是說不來,只是有人上班送孩子晚來一會,或者是下班早走半個小時。”
  看到同事們能相互幫忙打卡,王女士感到十分“羡慕”。
  今年3月,她和幾名護士找到住院部的一名同事,給自己做了一個指模。王女士說,“不光是護士,連醫生都相互幫忙打卡。”
  “我們知道做得不對,但起碼得給個改正的機會”
  王女士稱,今年4月,醫院發生了一起盜竊案,院方在調取監控時,發現了有人連續在打卡機前“站樁”打卡。經過調取監控錄像,院方發現了這個“公開的秘密”。
  5月下旬,王女士和另外12名護士被院方召集一塊開會,正式通知王女士和這12名護士被解聘。王女士說,整個住院部4層樓內,大部分的護士和醫生都有指模,但這次開除的13名護士全是臨時聘用人員,這讓她難以接受。
  王女士表示,自己於2009年上旬與閻良鐵路醫院簽訂了勞務合同,期限為一年,合同到期後,院方並未按時續簽合同。為此,有幾名同事曾找到院方人事科,但人事科稱,不簽合同並不影響發工資,這件事情就一直擱置下來。
  2012年夏天,上級部門檢查,院方人事科又緊急和她們簽訂了一年的合同,期限從2012年6月1日至2013年5月31日止。“我們被辭退也沒有正式通知,嘴上說不用來上班了。”王女士說,“我們知道做得不對,但起碼得給個改正的機會,不能一竿子打死是不是?”
  昨日下午,在閻良鐵路醫院住院部內,每層樓都有一臺指紋打卡機,一旁張貼的“考勤簽到及結束時間”。護士站內的一名護士表示,指模事件發生後,再沒人敢遲到早退。住院部內的14名臨聘護士,除了一名孕婦外,其他13人均已經被辭退。
  >>處理不同
  臨時聘用人員被開除 在編人員只是經濟處罰
  “醫院是救死扶傷的地方,需要爭分奪秒,像這樣的行為,必須從嚴從重處理。”
  昨日下午,閻良鐵路醫院院長馮栓安表示,目前院方已下發了內部通知,決定將涉事的13名臨聘護士辭退。
  馮栓安說,經過調查,院方共發現涉事人員近30人,住院部4層均有涉及,其中大部分為護士,也有個別醫生參與。
  對於指模的來源,馮栓安表示並不清楚。由於指模幫簽持續時間長,涉及範圍廣,院方已對負有領導責任的科室主任和護士長進行了誡勉談話。
  醫院內部一名職工透露,院方曾表示對使用指模打卡的在編人員每人處以1000元的罰款,但截至目前並未實施。馮栓安說,院方對待這件事的態度是從重處罰,但其他醫護人員屬於事業編製,院方只能處以經濟處罰,並沒有區別對待的意思。
  對於王女士反映的未續簽勞動合同的問題,馮栓安稱雖院方未及時與臨聘人員簽訂合同,但不影響工資發放和繳納各類保險。
  >>律師說法
  勞動合同期滿未續簽超過一月應支付工人雙倍工資
  西安諾爾律師事務所戴小東律師表示,按照相關規定,勞動合同期滿後,勞動者繼續在原用人單位工作的,原用人單位未表示異議的,視為雙方同意以原條件繼續履行勞動合同。
  《勞動合同法》規定,用人單位自用工之日起,超過一個月不滿一年未與勞動者訂立書面勞動合同的,應當向勞動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資。戴小東建議,當事人可向當地勞動仲裁委進行維權,或直接到法院進行起訴。
  華商報記者孫昊
  (原標題:用指模互幫打卡簽到 13名臨聘護士被辭退(圖))
創作者介紹

店面設計

jc30jcpdw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